行业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
“互联网+教育”大平台的政策目标,谁能一统江湖?
更新:2019-6-8 19:28:24        来源: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        访问次数:

国家提出建成“互联网+教育”大平台的政策目标,但很显然:可以囊括教育资源和教育数据,满足国家、省、市、区县、校五级需求并做到数据互通的“大平台”不是国家凭一己之力可以完成的,这必将给市场留下巨大的空间。

科大讯飞、立思辰、学乐云、晓羊教育几十家有影响力的企业都在布局教育云平台产品,这个市场现阶段还处于各家企业“跑马圈地”的局面。但今后将如何发展?是少数几家企业“群雄割据”?还是谁能出来“一统江湖”?

“平台+教育”的政策支持

2010年7月党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其中,提出了“加快教育信息化进程”的发展任务。

为推进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关于教育信息化的总体部署,教育部于2012年组织编制了《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这成为我国教育信息化建设的纲领性文件。“网络进校”、“优质教育资源”和“教育管理信息系统”成为此后10年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关键词。

2015年9月5日,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其中针对教育文化大数据,提出了:完善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推动教育基础数据的伴随式收集和全国互通共享。探索发挥大数据对变革教育方式、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的支撑作用。

2016年6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其中关于“三通两平台”提出了以下任务目标: (1)完成“三通工程”建设,全面提升教育信息化基础支撑能力。(2)实现公共服务平台协同发展,大幅提升信息化服务教育教学与管理的能力。(3)深入推进管理信息化,从服务教育管理拓展为全面提升教育治理能力。建成覆盖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全国各级各类学校和相关教育机构的国家教育管理信息化体系,实现教育基础数据的“伴随式收集”和全国互通共享。

2018年4月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提出了以下几个重点实施行动:(1)建成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国家枢纽和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32个省级体系全部连通,数字教育资源实现开放共享,教育大资源开发利用机制全面形成;(2)完善教育管理信息化顶层设计,全面提高利用大数据支撑保障教育管理、决策和公共服务的能力,实现教育政务信息系统全面整合和政务信息资源开放共享。

由以上政策可以看出:在“网络进校”基本完成的今天,国家将教育云平台的建设提到了更高的高度,无论是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还是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国家主要负责顶层设计和国家平台的搭建。

“平台+教育”的市场机会

在庞大的“两平台”体系建设过程中,也会存在一些痛点。比如:如果要求每个学校和一线教师将数据手工输入国家平台,这样会增加教师的工作负担;对于学校来说国家平台没有要求的数据也同样有价值,但缺少地方保存。这些痛点必然会产生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学校和区县、地市各级教育管理部门都有需求建立符合现实需要的数据平台和相应的数据采集终端。

同时,国家也采取鼓励企业参与的积极态度。比如,早在2012年的第一次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时任国务委员的刘延东就提到:“三通两平台”中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要采用“政府投资建设、企业运营维护、学校购买服务”的创新机制。

在2016年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中,也明确记载“鼓励企业根据国家规定与学校需求建设资源平台,提供优质服务”。

在政策鼓励和需求旺盛的双重利好条件下,教育云平台领域必然形成巨大的市场空间。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8》,截止2017年底,我国有294个地级市、2,851个县级区划;普通小学16.70万所,普通初中5.19万所,普通高中1.35万所;在校生人数达到1.7亿人。无论是县级采购,还是学校采购,在教育平台全覆盖的情况下,按照生均200元/年的费用计算,这将是规模超过340亿的市场。此外,教育云平台会接入部分付费的软件应用,如果按照渗透率50%,生均1000元的收费标准计算,基于教育云平台的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级。

 以“课表”切入教育信息化领域的晓羊教育在2019年3月获得近1.5亿元的B轮融资,使这家成立于2016年5月的新公司受到了业界关注。晓羊教育CEO周林曾任美国著名智慧校园解决方案供应商Blackboard的全球副总裁,这使得晓羊教育团队拥有一定的技术和经验优势。周林也曾表示:新高考改革下高中对走班排课应用的需求才是硬刚需,所以晓羊教育以“课表”切入,但并不表示晓羊教育只做“课表”,我们从基因上讲也是一家做数字校园的公司;做“课表”只是晓羊教育迅速确立品牌的战略手段。在获得新一轮融资后,晓羊教育将发力教育平台产品,要做可以整合300-400个应用的大平台,针对学校和区域的不同需求,提供智慧校园的整体解决方案。现阶段,晓羊教育也推出了“新高考改革调研分析平台”,基于走班排课的“一人一课表”系统,搭建区域信息化公共应用平台,利用大数据支持宏观教育决策,帮助区域及学校实现新高考改革的平稳过渡。可以预测晓羊教育的事业版图绝不仅仅囿于新高考领域。

教育云平台领域已经形成了各家“跑马圈地”的局面。有强渠道资源的企业力争打造省市县校互通互联的省级平台,但即使这样一个云平台要做到“通吃”全省所有学校也是困难的;另一方面,有一些企业会主打市县一级市场,全国2800多个县,也许“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发展之路更有效率。

在各家云平台企业急于抢夺地盘的热闹景象之下,是各家企业抢占数据的野心。大家都认为“数据为王”——谁拿到了学生数据,谁就可以完成学生画像,谁就可以“精准引流”,实现C端变现。但前提条件是平台的使用率和所收集数据的有效性和可分析性,所以,各平台企业在抢占市场的同时还是需要有更多的耐心修炼内容,打磨产品。

虽说,国家也急于建立技术标准,打破“数据孤岛”,但近期内,相比多家企业数据的互联共享,使用同一家企业的教学平台也许才是打破“数据孤岛”最现实有效的方法。所以,可以预测教学平台类产品的用户也会不断向少数几家企业集中,“地方割据”也许是市场竞争的初步结果。

作者:高明珠

文章来源:亿欧

上一文章: 一周热点    ||    下一文章: 在线小班课取代“一对一”?技术将成破局点
关键词: 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