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心动态 > 正文
方晋:打通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丨2019年中国教育创新“20+”论坛年会
更新:2019-5-6 21:25:16        来源: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        访问次数:

4月20日-21日,聚力乡村教育振兴——2019年中国教育创新“20+”论坛年会在北京举行,这是近年来首个聚焦于乡村教育的大规模、高规格的综合性会议。本届年会吸引了来自三区三州等17个省份数十名乡村学校教师代表,学术机构、政府部门、企业界、社会组织的代表500余人共同参与,围绕“聚力乡村教育振兴”这一主题,共同思考我国在精准扶贫、城乡一体化和乡村振兴背景下乡村教育的改革与创新前景,评估我国乡村教育的主要政策成效和实践领域成就,识别并揭示乡村教育存在的真问题,借鉴相关国际经验,探索推动乡村教育未来发展与振兴的路径。

本次年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方晋以《农村学前教育与乡村振兴:打通农村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为主题发表演讲。

方晋强调了基金会“学前进村”的理念,表示要打通农村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必须要以村庄为基础,构建村一级儿童发展的公共服务体系。

他介绍了基金会“一村一园”项目在全国各地实施的现状和取得的成绩,呼吁社会关注贫困地区儿童的生存状况,为贫困地区学前教育政策的改善及推进贡献力量。

以下内容节选自方晋在“20+”论坛乡村教育振兴板块的演讲。

中国学前教育薄弱环节在农村,然而中国儿童大多数恰恰生活在农村。尤其是中西部地区,村镇的儿童数量要显著高于城市儿童。

贫困农村学前教育的问题

第一是自然环境不利。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山大沟深,居住分散,交通不便,可能一个居民点和乡镇中心之间距离有几十公里,孩子去乡镇上幼儿园非常不方便。

第二是社会环境不利,深度贫困。由于历史和文化条件制约,这些地方的教育和卫生基础设施资源非常稀缺。

最后是家庭环境不利。贫困、留守儿童、单亲家庭、看护人教育水平低……诸多家庭教育问题都集中出现在贫困农村的家庭中。

因为人口迁移,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在没有文化的祖父祖母的看护下成长,所以孩子的教育问题总是被忽视、被忽略。

针对这个情况,基金会“一村一园计划”曾在项目县中做了一个初步统计(13县上报数据共覆盖51781名儿童),结果显示40%的孩子是双留守儿童,25%来自精准扶贫家庭,9.1%来自单亲家庭。

导致了什么问题

2009年,基金会曾委托北京大学在青海针对贫困地区儿童做过基线调查。结果显示,贫困地区儿童认知水平不足城市儿童的60%,语言水平不到城市儿童的40%。

这和学前教育关系很大。

上述基线调查中,有部分孩子我们一直跟踪到了现在。没接受过学前教育的孩子,到五年级的时候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能在统一考试中超过平均分。而且这批孩子成绩是不断下降。一年级还有31%能超过平均线,三年级时这个数字变成了24.7%,五年级就不到20%了。

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学前教育不进村,那就要打通“最后一公里”,把学前教育送进村。

现在,所有乡镇都有公办幼儿园,在稍微富一点的地区,甚至有民办幼儿园,但是村里没有。

2017年农村普查数据显示,59万个行政村中只有19万个幼儿园,且幼儿园普遍设在乡镇一级。贫困农村地区居住分散,送孩子到乡镇上学困难重重,而且贫困家庭难以承担在县或者乡镇租房陪读的费用。同时,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管理专业水平不高,师资队伍较弱。

基金会认为,打通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是阻隔贫困代际传递和乡村振兴的重要途径。

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要增加对学前教育、农村贫困儿童早期发展的投入。对此,我们认为,应该以村庄为基础,构建贫困地区儿童发展服务体系,秉持公平原则,广覆盖,保基本,兜底线。实现方式服务可及,成本合理,保障质量。

基于这样的原则,基金会作为公益组织做了“一村一园”的尝试。

山村幼儿园内景

2009年项目最早在青海乐都开始试验,利用村里闲置的资源为幼儿提供免费学前教育服务。

2012年项目命名为“山村幼儿园计划”,开始全面推广。

我们很欣慰地看到,一些地区政府也按照我们模式开展了推广工作,地方财政拿钱做这个工作。比如云南和四川就提出了“一村一园”,要在每个行政村至少建一所幼儿园。

此后这个项目更名为“一村一园:山村幼儿园计划”。

目前,我们在9省22个县开设了1697所幼儿园,共计2347个班,招聘幼教老师2700余人。

多位国家领导人都很关心我们正在的工作,先后针对基金会在贫困地区儿童发展上的工作做过批示。

我们利用闲置场所,招募本地老师。用农村小学闲置校舍、村委会当做活动室,不做更多硬件投入,把钱花到老师和孩子身上。对老师进行多种形式的培训,定期交流,提升教研水平,贯彻教育部发布的学习和发展指南的教材。同时实施本地化,让项目适应当地社会文化、地域条件的设施。

目前老师有8.7%是本科生,专科生是多数,都是本地人。课程是标准化和本地化结合,混龄教学。因为一个村孩子非常少,不可能分班。

另外我们基金会建立了网站和数据平台,让幼儿园定期上报信息,接受社会监督,社会公众在网站可以看到每个幼儿园的具体情况。我们也通过上报的数据做分析,做研究。

项目管理是我们和地方政府合作一起做,形成三级管理的架构。

现在,项目效果很明显。

第一,入园率提升。原来这些地方都是贫困地区,入园率非常低,这样儿童直接受益。

第二,通过孩子上小学后我们继续跟踪的在学表现发现,首先上了我们办的乡村幼儿园的孩子学习成绩比从来没有上过幼儿园的孩子和其他当地幼儿园的孩子相比明确要高,但跟县城公办幼儿园相比有一点差距。

其次很明显的一个趋势性变化就是孩子成绩会越来越好。66%以上的一村一园计划毕业的幼儿园孩子到了五年级时可以超过全县平均分。小升初成绩也是一样,一村一园幼儿园孩子小升初阶段65%以上能排在前50%。

这个项目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首先,全社会都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我们在众筹网站上得到了500万人的支持。

另外,受政策影响,很多地方——比如青海、新疆,贵州、云南、四川,都在按照“一村一园”模式进行学前教育普及工作。

最后,这个项目获得了WISE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成为该奖项创办以来第一个获奖的中国项目。

希望与建议

我们希望政府明确目标,把贫困农村地区学前教育入园率提高到90%。

学前教育必须进村,政府要承担起学前教育责任,在贫困农村地区实现“一村一园”。合理利用现有资源,充分使用闲置校舍,避免因为村里儿童减少造成园舍浪费。就地招聘幼教老师,招本地中职或者大学毕业生,经过培训,为其缴纳养老和医疗等保险,解决当地学生就业问题。加大贫困农村地区的学前教育投入,按每班五万元进入投入。

谢谢大家!

关于中国教育创新“20+”论坛

中国教育创新“20+”论坛由谈松华教授等二十位左右来自教育学界和经济学界的学者以及来自政府管理部门、实务机构和国际组织的人士和业界领袖机构于2015年发起成立。论坛的创始成员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必须就我国教育创新的新动力、新主体和新模式展开跨界别、跨学科的广泛探讨,寻求体现教育规律、根植于我国教育现实的涵盖技术、制度、文化等多层面教育创新的可行路径。目前,“20+”论坛由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和创客总部担任秘书处单位。

本届年会由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牵头发起并担任秘书处的中国教育创新“20+”论坛主办,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北京市中关村第三小学、全球教育共同体承办,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民族教育与多元文化研究中心及华中师范大学信息化与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五家长期在乡村教育进行研究和实践工作的体制内外机构共同合作组织,30余家国内主流媒体跟进并对会议进行了关注和报道。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关键词: 无
返回顶部